位置:首页 > 分集剧情

《知否知否》齐衡被逼无奈娶县主,明兰心碎归还泥娃娃

来源:惊蛰电视剧  时间:2019-01-11 10:12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齐衡被逼无奈娶县主,明兰心碎归还泥娃娃
 
齐衡跌跌撞撞地跑到不为面前,心情悲痛晕了过去。郡主担心守在齐衡的床前,醒来的齐衡吵着待在齐国公府简直要被憋死了,不为是他的知心人,指责母亲却杀死不为,那就是要把他的心一起杀死,他不能坐以待毙,既然母亲不同意他跟明兰在一起,他偏要跟明兰在一起,现在就去盛家提亲。
 
郡主威胁齐衡,他若是去盛家提亲,就是让自己和公爷去死。郡主问齐衡是否知道荣飞燕为何而死,一切全都是因为齐衡。原来荣家最先有意跟齐家结亲,容妃召郡主进宫谈了两次,明里暗里还提了好几次。而马球赛上,邕王的女儿嘉成县主对齐衡是一见倾心。邕王妃登门试探,郡主左右为难,两家都得罪不得只好说了实话。邕王妃当时没说什么,之后就有了花灯会上荣飞燕的事,当时御林军都出来了,却连贼人的影子都找不到,可除了邕王,还有谁能做得滴水不漏。
齐家人丁不旺,靠他们齐国公府一支撑着,公爷只领虚职,不受管家赏识,国公府这十几年的兴旺全靠郡主从小在宫中长大撑着。如今官家病重,新皇登基自然是天翻地覆,国公府没了靠山,就真成了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齐衡自嘲自己这种粗鲁的男子,竟会惹出这样的祸事。齐衡想着若是他死了,就能救齐家,让母亲去问县主是否愿意嫁给一具尸首。郡主只有齐衡这一个儿子,怎么可能同意齐衡这么做,齐衡便决定自己去邕王府说此事。
 
这时,下人来报,公爷的马车回来了,但人没回来,说是路过邕王府,被邕王请进府内,结果邕王妃却说齐国公不在府内。这完全就是公然绑架朝廷命官,郡主准备连夜去宫里面见陛下,齐衡随母亲进宫等在宫门外。郡主求皇后娘娘,娘娘吩咐朱内监拿着懿旨去邕王府搜查,回说齐国公确实不在府内。齐衡在宫门外等着,内心十分不安。郡主哭哭啼啼地走了出来,认为是邕王计算好时辰说替管家祈福封祭了。
 
郡主病倒,齐衡喂母亲喝下安神汤,让母亲好好休息养精蓄锐。离开母亲的屋子,齐衡想起了不为,不知不为是否喝了孟婆汤,愿不为来世能够快快乐乐地生活一辈子,不要在他们这么门户。外面的人看国公府是要什么有什么,看着大内也觉得官家威风八面,四海来潮,但其实他们都是凡尘之人,不是神仙,官家心中有苦,他们这样的人心中也有苦,是苦不堪言。
 
齐衡连夜去邕王府见邕王妃,希望王妃行善放了父亲,否则就只能留下尸首和县主成婚。邕王妃称齐衡骨子里是有一股傲气,但终究还是太年轻,齐衡执意不肯与县主成婚,无非是心系盛家的那个庶女。邕王妃承认,齐衡若是执意不从,她是定然不能将他们父子置于死地,但盛家只不过是个五品官,为了县主,她是没什么事做不出来的。
 
齐衡苦笑,好一个舐犊情深,母慈子孝。齐衡别无他路可走,邕王妃让齐衡签了那一纸婚书,这样他父亲就可以回家,盛家也从此平安。齐衡内心痛苦,他想着那日对明兰的承诺以及痛哭病倒的母亲,纠结万分。可他无路可走,只得签下那一纸婚书。
 
永昌伯爵府的吴大娘子前来盛家邀请大娘子来玩,让大娘子放心不必怕碰到平宁郡主,因为郡主的独子小公爷要和嘉成县主成婚了,忙着婚事,自然没空出来。官家病重,不宜欢庆,只请了亲故知交吃酒,所以整个汴京城没有几个人知道。明兰听了是心不在焉,走路都摔倒。盛老太太知道齐衡挺好的一个孩子,只是和他们家没缘分,再说人的一辈子岂能事事顺心,就当摔了一个跟头,爬起来日子还得过。盛老太太安慰明兰不要难过,她争过拼过,该了无遗憾了,祖母日后会给她物色更好的人家。
 
顾廷烨听说齐衡要迎娶邕王女儿,连忙约齐衡见面。齐衡很无奈,他若是不允,盛家也要遭殃,问顾廷烨会怎么做。顾廷烨认为可以进大内,禀告陛下,或者绑了县主,这样一拖事情就过去了。齐衡是在国公府顺风顺水,根本不知道争和抢是需要手段的,如今是齐衡的错,没有早点跟父母表明心意。顾廷烨询问齐衡娶县主为妻,那明兰不就成了京城的笑话,可齐衡不能为了让自己高兴就把整个齐家陷于险境。
 
顾廷烨表示他可以替齐衡去邕王府把县主绑了过来,如今是多事之秋,想必邕王不会追究,他认为盛家姑娘不该受这种苦,终生就在齐衡的一念之间,可齐衡哪敢这么做。齐衡让顾廷烨帮忙把那个男泥娃娃给明兰,明兰知道小公爷是有苦衷的,她不怪小公爷,也把她手中的那个女娃娃还给小公爷,就算把这事给了结了。顾廷烨帮忙把东西还给齐衡后就要上前线,跟明兰告辞。战场上刀枪无眼,明兰让顾二叔保重。顾廷烨交代明兰若是有人在背后议论,或是议亲时被刁难可以找他,明兰道议亲的事就不要再提了。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