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最新资讯

闫爱华谈新作《猎毒人》: 两大上市公司投资1.8亿,聚集资源打造尖货

来源: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电视剧  时间:2018-06-04 16:13
前不久,电视剧《猎毒人》结束了在常州的戏份,转往云南西双版纳外景地继续拍摄。
 
这部剧由捷成世纪和当代明诚两大上市公司投资1.8亿元制作。演员于和伟担纲艺术总监并领衔主演。曾打造《我的兄弟叫顺溜》、《我是特种兵》系列的制作人嵇道青担任制作总监,曾获“城市联合杯”2016年度最佳新锐导演奖的青年导演天毅执导。陈亚洲、马晓宇编剧,期间 6易其稿。演员班底由于和伟领衔,吴秀波徐峥侯勇特别出演,张丹峰侯梦莎傅程鹏徐洪浩王劲松刘小锋、刘威葳等主演。
 
《猎毒人》拍摄横跨四国五地:中国(江苏、云南),泰国,老挝,缅甸,拍摄周期超过234天,力图打造同类电视剧的标杆。
 
日前,我们采访了《猎毒人》出品人闫爱华。这是闫爱华加盟上市公司当代明诚之后亲自策划的首部投资过亿的大制作。自从2016年7月辞去公职,离开山东广播电视台副台长、山东卫视总监的位置后,闫爱华基本没对外界发声,这次他不仅谈了新剧《猎毒人》的筹备和制作,也聊了离开体制后对市场的思考和体会。
 
闫爱华
 
聚集优质资源,做同类剧中的尖货
 
《猎毒人》的类型不大好归纳。它是禁毒题材,也是卧底故事,具有强情节的特点,也有浓烈的情感和跌宕的命运起伏。它很重视叙事的扎实有料,也决心和新一代网络观众的趣味对接。
 
是什么导致两大上市公司携手制作这部剧?闫爱华说:“早些时候,我们跟捷成旗下星纪元老总冯建碰面谈合作,越聊越兴奋,决定联合做一个项目。”
 
商讨的结果是当代明诚和捷成星纪元共同去推进这个项目,请来知名编剧陈亚洲等人,在公安部人员陪同下专门赴金三角边境实地搜集了一个多月的素材,开始创作剧本。因为题材涉及禁毒、卧底,一开始就请相关部门把关,公安部金盾影视文化中心参与了联合出品。
 
这个剧本最打动闫爱华的是它以情感人,有直指人心的力量。当代明诚旗下当代时光传媒总经理魏巍也强调:“我们没有把题材局限于刑侦或者禁毒,而是从强情节到讲情怀、讲人物,越来越饱满,最终写的还是人。它一定是市场上没有的东西。”
 
“之前我看有人把《猎毒人》归结为涉案剧或者禁毒剧,这种标签贴得不对,就像把《水浒传》归类为武侠剧,《西游记》比喻成公路片一样。这部电视剧塑造的是一个极致环境中的一个极致人物,一个学有专长的知识分子的命运”,闫爱华说。
 
《猎毒人》讲述了一个化学工程师,因为哥哥(警方卧底)被毒贩杀害,决心自己一个人深入虎穴,为自己的哥哥复仇的故事。这个化学工程师之前没有受过任何对敌训练,完全是一个普通人,他是用自己的专业技能在和毒贩进行周旋,时时命悬一线。
 
左起:吴秀波,于和伟,导演天毅
 
警方不愿意看到一位烈士家属白白丢了性命,总是阻挠他的行动,也总是关键时刻救命。作为一个执拗的知识分子,他对警方从排斥到接纳、由对抗心理到合作心理,有一个漫长的转变过程。
 
私刑复仇为法律所不容。直捣毒穴又是实质正义。两者之间的冲撞大有文章可做。个人力量有限,卧底变成特勤,这个人物的成长性非常好。可以说,这是影视作品里同类形象的一大突破。
 
闫爱华说,“之前在台里工作时制作过《红高粱》,我知道从剧本创作到前期拍摄到后期制作,乃至发行播出,每一步都要找到对的人和平台,才有出爆款的可能。这一次,我们找到了缉毒题材的编剧高手,经验丰富的制作班底,尽心尽力的艺术总监,以及一群优秀的演员。《猎毒人》是当代题材的大手笔,很多镜头场面完全是按照电影来做的,其中车辆追逐的戏请来了英国和香港的团队,还不惜工本去泰国、老挝和缅甸取景,各方面配置均为行业顶尖水准,我们有信心出一部好作品。”
 
沉寂一年,潜心做事用项目说话
 
离开体制之后,闫爱华来到了当代明诚出任CEO,当代明诚有影视和体育两大板块,他主要负责影视板块,一方面熟悉情况,进入角色,另一方面还在积极策划几部经典名著的改编。为了操作大项目,还专门注册了一个新的公司当代时光,《猎毒人》就是新公司的重头项目。
吴秀波、于和伟
 
闫爱华说,这两年市场变化还是很大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市场两极分化,要么做头部,要么做地面,中间产品几乎没有出路。这一次在集团支持下,我们要集中优质资源做一部大戏、好戏。前一段大家对资本进入影视行业几乎一边倒地持批评态度,如拉高艺人片酬,推动影视公司急功近利等等,这些批评都对。但我们要看到,这几年中国影视行业单从制作水平上看追赶国外顶级水平的步伐很快,其实已差不了太多,这中间起作用的主要就是资本。在常州我们拍这个戏,一次性撞坏了18辆车,如果没有资本支撑的话,单靠过去体量不大的影视公司甚至手工作坊,根本不会这么拍的。市场逼着你向高处走,我们不敢放慢脚步。”
 
徐峥和导演天毅
 
关于外界好奇的离开体制后心绪的变化,闫爱华说,“我没什么失落感,我原本就是一个喜欢钻研业务的人,从不追求前呼后拥的感觉。之前长期做频道一把手,方方面面的工作需要兼顾,投入在业务上的时间总是不够,现在无谓的消耗少了,可以集中精力去做事,我感觉很好。”
 
闫爱华也谈到了出来之后遇到的新问题:“一是一线艺人身价大幅度上涨。中国市场太大,顶级艺人有限,大家都去争抢头部资源,供不应求造成片酬上涨。二是电视平台的衰落,特别是二三线平台衰落速度这么快,有点始料不及。但另一方面也有欣慰,原来担心出来之后做事不那么容易了,但后来发现,无论是体制内还是体制外的朋友,大家还是很热情很支持的,这有些出乎意料,本以为人走茶凉很正常嘛。”
 
左起:侯梦莎,于和伟,张丹峰
 
对于电视平台的衰落,闫爱华有自己的独到的见解:“1990年代四级办电视,频道开得太多了。国外不是这样,美国是四大电视网往下办分台的形式,而我们是省市县每一级都办七八个频道,全国有上万个频道,造成了过度竞争,经济形势好时还不明显,现在新媒体咄咄逼人,就出现了很大的危机,但这也是个契机,如果说各级频道收缩一下,中央六七个频道,省里三四个,市县里只有一两个的话(就像1990年代初一样),电视行业的形势会豁然开朗,这也算是去产能供给侧改革吧。但哪个领导愿意在自己任内关频道呢?这需要魄力和担当。”
 
中国城市化的水平提高会带来文化消费的升级,虽然业界面临资本寒冬以及政策等方面的限制,但是闫爱华还是非常看好影视行业的前景,毕竟中国的第三产业(包含影视体育)占国民经济比例才刚过50%,而发达国家则是80%左右 ,他特意举了《前任3》为例子,“新的观影人群崛起,小镇青年在推动票房。”
 
左起:徐峥,于和伟,天毅,傅程鹏
 
在被问及这一年多为何不对外发声时,闫爱华说:“我一直以来的习惯就是让作品去说话,让结果去说话,不愿意自己先去张扬。事儿八字没一撇就夸夸其谈,我不喜欢那样。”
 
这次敢于在拍摄阶段就出来吆喝,足见闫爱华对这部剧的信心。事实上,《猎毒人》有这份打磨剧本、精心表演、细抠影像,方方面面不肯放松要求的坚持,它完全有可能成为2018年的品质之作和市场爆款。
TAG: